上のお母さん

楼上的孩子妈

f0199618_14562947.jpg三个多月以前,我家楼上开始闹动静,有人一天到晚在房间里跑来跑去,好象边跑还边拍皮球,发出“咚咚咚”的响声。开始,我认为这只是暂时的,就忍着,但是忍了1个月也没有好转。我因为是在家里做伏案工作,对噪音非常敏感,如此下去我没法集中,所以决定上去提醒一下。

上楼按了门铃,但是按了好几下也没有动静。装没人啊,继续按,越按我越生气,越生气就越使劲儿按,看谁顶得住!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里终于有了声音,不过没开门,是隔着通话喇叭。我说∶“怎么这么吵啊。”对方回答∶“我孩子玩皮球呢。”还挺诚实!我说∶“请安静一些。”孩子妈说∶“对不起,马上停下来。”好,问题解决了。

晚上,老公回来时带回一封信,说是放在下边信箱里的。打开一看,原来是楼上孩子妈写的类似于“检讨书”之类的东西。内容大致是“刚搬来就给您们添了麻烦,实在对不起,今后一定注意,请原谅等等...”看起来非常诚恳。都做到这地步了,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,当时觉得到底是日本人,挺有涵养。

可是安静了没几天,“咚咚咚”的响声又开始了。也许是记性不太好,那就再上去提醒一下。这次按门铃后立刻有了回音,就是一个劲儿地道歉,还是不开门。晚上,老公又带上来一封信,又是楼上写的“检讨书”,这次不光道歉,还主动地提出了具体的改进措施,例如“地板铺上垫子”什么的。好啊,有了具体措施就放心多了。

这样,又安静了两天。第三天又折腾起来了,而且好像比以前还厉害,音量大增。我明白了,您是想和我玩儿啊,那我就陪您玩儿呗。我上去按门铃,加上节奏和韵律。孩子妈隔着门问∶“谁呀?”不说你也知道是我。我说∶“吃饱了撑的穷折腾什么啊!”孩子妈答话说∶“小朋友来家里玩呢。”嘿,还给我增补人员。我说∶“到外边去玩吧。”孩子妈说∶“孩子感冒了,不能出去。”我说∶“感冒了就别折腾了”她说∶“我管不住。”...我想,不是你当妈妈的管不住,是不想管吧。

我下到一楼找到住宅管理处的人说明了情况,他们答应会上去提醒一下,但是说最终需要由自己解决。怎么解决?就是继续按门铃呗。

就这样又打了几天游击战,有一天又收到一封信,上写∶“因为给您们造成很大的骚扰,我们感觉非常过意不去,经过深思熟虑,我们决定搬家,请多多原谅。”还是一如即往,写的诚恳真挚、彬彬有理。

现在我家上边搬来了新住户,和以往一样又恢复了平静安宁。这天,我在整理东西时,偶然翻出那位曾经住在我家楼上的孩子妈妈的信,我又读了一遍这些信。我想她刚搬来又不得不搬走的理由,与其说是因为她们觉得给我造成了莫大的骚扰,不如说是觉得我给她们造成了莫大的骚扰。她也许有她的难处,我也许应该有更妥善的解决办法,但是她直到搬走为止,也没能使我谅解她,我甚至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
[PR]

by xdaiba | 2009-06-10 17:41 | ●生活・仕事